《星期天》这部微纪录片给我的感觉十分具有正能量,两分多钟的影片,它并没有通过画面表达一些情感的高低起伏或故事的起因、经过、发展,但看下来也并不觉得视频很反感。影片所说的主要的就几件事,在酒吧打鼓、在野外骑车、还有高山攀岩,这三件主要的是搭建了整部影片的构造,做这三件事的一些动作丰富了整部影片的内容,中间也穿插一些跑步等其他画面,以起到让画面内容更丰富、更多样。

影片开头,人从地面走过,随后出现了影片的名字,这样的展现方法很有特点,画面也可以很美的表达出来。在酒吧里,最引人夺目的便是鼓手,灯光在鼓手的右上方,从逆光的方向拍摄所表达出来的情感也正符合影片的主题,机位对着架子鼓时,光打在上面也有一种重金属的感觉,吸引观众也进入到那样“肆无忌惮”的画面中。在这里的画面主要通过剪辑一些短暂的打鼓动作所拼接起来,用这样的剪辑方法剪出来的东西也很新颖,特别是让现在90后很容易接受。虽然都是一些片段拼凑在一些,但并不影响画面内容的表达,观众看过后也不会感觉很茫然。在行走过程中,对主人公的脚进行跟拍,也是为了能达到影片所要表达的效果。从酒吧转到车行,镜头也是用从虚到实、从实到虚相穿插来展现一些细小的动作。画面转到野外骑自行车的场景,画面的右下角用几支花做前景,自行车骑过去,花枝也随之飘动起来,这几支花的点缀让原本单一的画面也有了一点色彩,从观众的视角来看不显得那么单调。后面也用一些相似的方法也起到让画面更丰富的效果,比如主人公在野外跑步,镜头用俯拍的方式,主人公跑步路过路边的野花,花就被主人公的跑步带动起来;跑过路边的树木,树木会掉下一些叶子,通过这样的方式起到让画面变美的效果,与之前的用花做前景有异曲同工之妙。还有影片中镜头用仰拍的方式,主人公跨过野草的场景也是为了达到一定的效果。

中间部分,野外骑完车后用电风扇的转动来作为转场,又转回到酒吧的画面,唱歌、弹吉他等用全景的方式展现出来,与之前酒吧的画面多用近景或特写来展现,让观众更清楚地了解酒吧的场景和氛围,这里的转场很好,让两个场景的画面很流畅地结合起来,不显得生硬。在攀岩这个内容中,前面用一些片段来展现准备工作,多用近景和特写,检查攀岩装备、手上抹灰、系鞋带等一些必要的准备都用很短暂的几秒钟甚至更少的时间来展现给观众,不用全景来表达这些动作也是为了跟上全片的节奏,这部分也多次用从虚到实、从实到虚想穿插来展现这些动作。但在攀岩这个部分中,有两个场景的动作与整部影片的节奏不相符,主人公背包从楼梯走下去和反光镜中两人走路这两个画面,用时较长,并且这些不太重要的画面可以来带过,不需要用较长的镜头展现,用时较长的话拖慢了整部影片的节奏,这两个画面也没有整部影片快节奏的感觉。通过拍摄用反光镜中的两人的画面,这样的拍摄手法很新颖,若把这个画面用更短的片段来展现的话,会更有效果。攀岩过程中用俯拍和仰拍相互穿插也让这个危险而激情的运动展现的淋漓尽致,也用逆光的方法来展现这个运动。随后接的在桥上跑步的场景,这里有个摇镜头,镜头从跑步的正面摇到倒立的画面,很简单的镜头技巧却让整个画面很活跃很有动感。

在影片的最后,是主人公在地面跑步,随后镜头摇到了天空。开头和结尾相呼应,包括画面的色彩、运动等,只能看到天空,其余的均为暗色调,包括人也是只有轮廓,这样的画面构图虽然很单调,但是正符合影片的感觉,观众看了视觉上也并不觉得不相符。

整部影片都是用酒吧打鼓、路上散步、野外骑车、跑步、还有攀岩这几项运动相互穿插撑起了整部影片,而《星期天》名字也正与这些运动相关,影片只通过运动来讲述一个星期天做的所有的事情,没有情感的交流与表达,但在观众看完后也是充满了正能量,影片多余的画面没有,很简洁也很统一,整部片子的节奏感很强,给观众的带入感也很强,再加上《Sunday》英文歌的节奏与画面也很契合,总体上整部影片还是给了观众很多视觉、听觉上的享受,影片极强的带入感,给观众正面的冲击,让他们也有类似星期天的向往。

(贺州学院文化与传媒学院 席旭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