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现有条件下,农村的各类复杂矛盾能否化解在村里?让村民说了算,是否会出现各算各账、事事难办成?村党支部还能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吗?无特殊优势的纯农业村该怎样实现乡村治理现代化?围绕着疑惑,记者在山东寿光市东斟灌村蹲点调研期间反复探究,发现这个村积极创新乡村治理方式,为我国无特殊优势的纯农业村实现治理现代化提供了有益的启示。

村民说了算,事事难办成?

在新形势下,农村生产生活方式、利益分配出现了深刻而广泛的变化,各类矛盾纠纷不断凸显出来,其范围包罗到村民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像土地承包、流转,宅基地使用,甚至排水系统经过谁家,往往涉及多个利益群体的诉求,村民之间也难以达成共识。东斟灌村也不例外,怎么办?

“寻找最大公约数。”东斟灌村党支部书记李新生告诉记者,以农村最敏感、最复杂的土地承包、流转为例,为何东斟灌村土地全流转方案能被全村586户人家2073口人全部同意,关键是保证了村民知情权、参与权、决策权和监督权。

东斟灌村像全国其他农业村一样,人地矛盾最突出。2012年,村里有的户有10亩地,有的户仅有1亩地,有的户想扩大种植规模,有的户有地没人种,村两委会决定解决人地矛盾。

在第一次村民大会上,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大到土地调整、土地分法、土地承包价,小到附着物、机井处理、树遮阴地。仅土地承包转让价就有几十种意见,少的希望是200元,多的则提出1200元。

“五花八门的意见,反映了村民的真实想法。”李新生说,村民的意见都是从各自角度出发,确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这是正常的。为此,村两委干部一次次地走访村民,站在村民角度以调解员的角色进行协调,历经半年多,最终根据村民意见将承包转让费划分为每年每亩700元、600元和500元三类,得到了全体村民的支持。

“土地承包转让费确定的三类价格,就是村民之间的最大公约数。”东斟灌村村委会主任李春祥说,只要相信群众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把自己的事处理好,只要村民工作做到家,在东斟灌村没有形不成共识的难事。

村干部不再说了算,党支部没威信?

在东斟灌村蹲点期间,记者深感村里不管大小事,都依法让村民当家作主,村干部不再像过去那样拍板定夺,而是成为村里的服务员、协调员、导航员和保障员。

那么,党支部的作用如何发挥?村干部的威信如何体现?在调查走访中,记者逐渐领悟了村民所说的“别的村都羡慕俺村,都说俺村好,班子正,火车头带得好”的含义。

在东斟灌村五彩椒市场人声鼎沸中,村民李寿荣说,过去各家各户卖彩椒,常被菜商坑。2008年秋天,村党支部提出了成立果菜合作社、建市场的动议,最终村民代表大会投票决定合作社由村集体领办。合作社在建市场同时,实行收菜预付款制度,彻底解决了打白条、压价、欠钱问题。“大伙一下感受到村党支部力量,又把自己和村集体捆在了一起。”李寿荣说。

从果菜合作社到土地合作社、资金合作社,东斟灌村党支部正是在一个个矛盾出现时,及时发挥核心引领作用,在保障村民当家作主的同时,村干部以协调员、服务员角色引导村民解决好生产生活中的难题。村民代表孙秀琴说,大家日子过得宽裕而幸福,俺村光小轿车就有100多辆,村支部这些年干的事,让大家富了口袋,也富了脑袋,知道了当家作主怎么个当法。

政之所兴在顺民心,政之所废在逆民心。村民们告诉记者,东斟灌村村两委干部的服务意识很强,无论在哪个关键节点,都有他们的身影,都在顺应大伙的意愿,党支部这个“核心力量”也就此有了着力点。

干了20多年村主任的李春祥说,一个好支部关键要有一个好领头雁。像李新生,干支部书记前就是寿光市第一批农村实用技术拔尖人才,村里的彩椒就是他带起来的。他不干书记,肯定比现在挣得多,但被选上书记后,他把心思都花在了如何让村民日子过得更好、把东斟灌村建设得更好上。“年轻,有文化,为人心正,点子多,会做思想工作,群众威信也高。”李春祥评价道。

“农村工作头绪多,单打独斗不可能做好工作。”李新生则告诉记者,必须靠班子集体的力量、靠让农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保证、靠公平公正,才能让大家信得过,才能在群众中有威信。

创新乡村治理模式,东斟灌村是特例?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而东斟灌村土地全部流转后,没有一户上访。这一现象引起潍坊市、寿光市和村所在洛城街道的重视,他们调研发现东斟灌村多年来始终坚持党支部的领导核心地位,团结村两委一班人,形成了涵盖村级治理各个环节的完整工作思路和工作方法。

2013年,在上级党委支持下,洛城街道开始在全街道118个村先行先试东斟灌村乡村治理模式。他们首先从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入手,整顿调整软弱涣散村班子13个,组织各村党支部和村委会实地学习东斟灌村经验。

洛城街道李家村过去调地调不了,大街小巷堆满了垃圾,村承包地款收不来……没人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最后,从事蔬菜运输和客运的能人李昌全被党员群众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在学习东斟灌村经验后,李昌全对村里的老大难问题进行处理。如今,地调了,路修了,各项工作开展得顺风顺水。

“村村都有好支部,乡村治理才不愁。”洛城街道党工委书记马焕军说,推广东斟灌村经验后,村两委换届成功率均实现100%,118个村中有110个村达到“一类村”标准,20多年未整治村内街道的冯家、饮马、张桥等一批村整治后焕然一新。尤其可贵的是,2014年干了这么多难事,全街道竟没有发生一起群众聚集、信访案件,在寿光市群众满意度匿名电话调查中,街道全部6项指标均列各街镇第一名。

2014年4月,寿光市委决定在975个村推广东斟灌村“三自五事乡村治理”模式。寿光市委书记朱兰玺说,推广后全市农村党群干群关系明显改善,仅当年村“两委”换届,一次换届成功率就分别达到100%、88.2%,基层信访量降低了70%,村“两委”班子的凝聚力、号召力和战斗力明显提升。

“乡村治理好不好,关键看支部。”潍坊市委书记杜昌文说,东斟灌村的治理经验,既是村党支部依法保障村民民主权利的真实写照,也是贯彻党的群众路线的生动实践,实现了基层党组织领导核心、依法治村和村民自治的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