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同期声】

“四嫂”!

“四嫂”!

“诶”!

“快去我家里一趟”!

“哦!我就起床了”!

“很快就到你那的”!

清晨五点,听到村民的呼喊,村医粟三莲匆匆背着药箱赶到病患者家中。

对于高路村的老百姓来说,粟医生就是他们的120,随时候命,随喊随到。

行医27年,她每天行走在田间村口,步履匆匆只为一方村民健康。因为有了她,这个村子显得安静和祥和。

岑满秀的孩子出生还没有满月,粟医生隔天就会来看望一下母子俩。婆婆去世了,岑满秀坐月子期间缺人照顾,她的妈妈因为农忙也来得少,粟医生知道了就经常过来。

【现场同期声】

岑满秀:所以粟医生就是三头两天就过来看一次,她说不放心,还是过来看一次。

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

粟三莲:因为我没有女儿,所以我对女孩是很宝贝的。

这一天岑满秀的妈妈有空过来了,粟医生走的时候特意交代她常来看女儿,别因为忙亏欠了女儿。

对于村中的妇女儿童,粟医生像个妈妈一样特别呵护和关爱,这里头有一个原因。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医粟三莲】

我记得有几个妇女,怀起小孩,那时候没有接生员,我记得是有五六个,那个小孩养出来,都没有了,六七天就得了落地破伤风。

粟医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后来当时的村主任跟她说有个去保健院学习的机会,她放下家里的农活就去了。

从上世纪的70年代开始,粟三莲就一直为村里的产妇接生,村中的年轻一辈几乎都是她帮接生并看着长大的。

这位老人名叫陈新姐,她的孙子和孙女也是粟医生给接生的,但是他们的出生过程并不顺利。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民陈新姐】

19921229那天,还是晚上,两点钟到三点钟的时间。

1992年的农历1229日清晨,粟医生顺利帮产妇接生了一个女孩,但是她发现产妇肚里还有一胎,当时的医院设备落后,给产妇B超检查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这是一对双胞胎。第二胎的产位不正,孩子面临生命危险,粟医生也紧张出了一身冷汗,但凭着她多年的接生经验和技术,终于将小孩有惊无险的接生出来。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医粟三莲】

那天晚上,我穿的棉衣,里面的秋衣,还有毛衣全都湿完了。

【双胞胎的奶奶  陈新姐】

孩子出世以后,都是她很有耐心的长期来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热,或者是其他的都帮照顾好。

【现场同期声  陈新姐】

这个是姐姐这个是弟弟。

这个就是孙女的照片啦!

现在,这俩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并且工作了,陈奶奶很感谢粟医生,也常跟孙子孙女讲,让他们记得粟医生的恩情。

村里的老人和幼儿比较多,生病了不方便出门,她就定期上门给他们看病做检查。

这个老太太名叫李长妹,今年七十多了,儿女长期在外打工,少人照应,又患有高血压和心脏病,粟医生有空就会过来给她看看,这一看就是十五年。

【现场同期声】

麻烦你了!

你慢点走!

   因为粟医生开的药都很平价,因此卫生室几乎不盈利,费用紧缺,加上有赊账的病人,有时候药不够了,她就用老伴的退休金垫付。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民诸葛天秀】

 我没钱给她,在她那里赊了几个月。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民陈新姐】

村里的人都是去她那看病的,只有生病严重了才会去医院,平常都是去她那看病的多。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民诸葛天秀】

那个一百多两百元钱的药费,在她那里没给她都没什么的,她说你自己知道就够了,我叫她记起来她说不记那个账。

【现场同期声】

   粟三莲:哺乳到什么时候?

   蒋瑜:六个月啊!

   粟三莲:哦我怕你忘记记不得了

   【采访  蒋瑜】

    刚开始生第一个,我们也不懂,粟医生经常跑过来,有时候看看小孩子,那个肚脐黄不黄啊 

   她今年已经68岁了,老伴和儿子儿媳都让她退休在家享清福,她的小儿子在钦州工作,总想让妈妈过去住,接了几次过去都是不到一个星期就要回来了,她对小儿子说,村里有人要照顾,她不安心。家里的照片墙上,唯独缺少的就是粟医生的身影。

    她把太多的关爱和呵护给了村民,对家庭照顾太少也让她心里有愧疚。

  【采访  富川县高路村村医粟三莲】

   有时候我的儿子,我做了十几年妇女主任,我都经常说,我有什么做不到的,你们对我多多帮助,多多鼓励我。

  吃一顿饭,三次出门给村民看病,家人对此都已经习惯了。

  粟医生的执着与大爱感染了家里人,儿媳妇周春花主动提出接她的班,2004年去培训学习之后就跟着粟医生在村里行医。

   有了接班人,粟医生轻松了不少,但她没有安享清福,依然每天行医,她说,这是她的责任。

  

 

监制:邓水育

策划:董丽娟    翟有清

编导:钟宏秋

撰稿:钟宏秋

摄像:钟宏秋    刘广华

      陈仁义    谢锦霞

场务:杨红艳    潘东蕾

编辑:钟宏秋

解说:刘 

 

中共富川县委组织部

摄制

2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