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议程序是干部选任的“总开关”,制约着干部选拔任用的基本方向和全部过程。把关不严、提名不准,很容易使“带病”干部蒙混过关。一项调研报告显示,有97.5%的受访者认为,防止“带病提拔”应当从动议提名入手,把好选人用人关。

近年来,各地积极探索,在规范动议主体职责权限和程序、坚持民主集中制、完善提前审查等方面采取有效措施,扣好干部选任“第一颗扣子”。

动而有名 提而有责

“动议,可能是潜规则和人情招呼等违规用人的第一道缝隙。”长沙市雨花区委原常委、组织部长冯聪龙曾撰文指出:“要抓住动因前提,力求动而有名、议在其时。”

为避免临时动议、随意动议,山东青岛市、广西钦州市等地出台规定,细化动议启动情形,明确在领导职位空缺、领导班子换届、机构改革、班子不团结影响较坏、年度考核较差等情况下,方可提出调整干部动议。

重庆、甘肃等不少地方为违规动议划定“红线”。如,甘肃酒泉市规定,机构改革尚未明确、主要领导即将变动、领导班子职数已满且运行良好、调整次数超过规定限制、有关事项应当事先向上级组织部门报告而未报告等情形下,不得提出调整动议。

在把准“动与不动”时机的同时,辽宁、四川等地还出台动议实施细则和办法,对初始提名主体进行规范,明确职责权限。

北京海淀区规定,组织人事部门严把任职资格条件关,分管纪检(监察)工作领导严把廉政关,党(工)委(党组)书记严把全面关。

有权必有责。上海市委党校副教授吴海红认为,提名推荐责任追究,是保证提名质量、防止“带病提拔”的关键措施。

湖北鄂州市、贵州福泉市等地建立推荐干部实名制,规定部门单位党组织和领导干部个人推荐人选时必须署名,未提供书面推荐材料并署名的视为无效推荐。坚持“谁推荐谁负责”,凡因推荐人不负责任、徇私舞弊造成干部“带病提拔”的,一经查实,严肃追究推荐人的推荐责任,按照有关规定给予处理。

实名推荐强化了推荐者的责任意识。辽宁沈阳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处长肖超说:“领导干部在推荐的时候会非常慎重,从多方面事先了解情况,看推荐人选是否经得起实践检验,经得起廉政征询,经得起抽查核实。”

集思广“议” 动之有据

“动议是一个定‘游戏规则’的环节。”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罗中枢指出,干部选任工作既要按规则进行,更要为定规则的环节本身定规则。

按照民主集中制原则,各地在动议提名环节坚持把发扬民主与集体把关有机结合起来,扩大沟通酝酿范围,让不同意见得到认真考虑,防止“带病”干部成为提名人选。

河南省委研究调整干部实行“三听两酝酿”,即注意听取单位党委(党组)意见、分管副省级领导和省委常委意见、纪委意见,“五人小组”会议酝酿、省委常委酝酿。

浙江宁波除“五人小组”成员,根据需要,由人大政协决定任免的拟任人选,分别与其主要领导酝酿;直属单位领导成员调整,与分管领导和所在单位领导酝酿;县(市)区领导成员调整,与县(市)区委书记酝酿;非中共党员人选,与统战部门、相关民主党派、工商联主要领导酝酿。

河北黄骅市采取市委“五人小组”、乡镇科局等用人单位一把手和分管市领导的集体动议方式。“让最了解干部的单位一把手和分管市领导参与进来,既扩大了民主,又提高了动议质量。”黄骅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张金保说。

坚持发扬选人用人上的民主,内蒙古、湖南、陕西等地还探索优化提名方式。如,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注重从熟悉情况领导干部、服务对象和党员群众中署名推荐,扩大干部推荐提名的主体范围。

还有地方探索规范和监督一把手选人用人权。山东武城县、广西钟山县等地规范书记动议权,规定“三提三不”原则,即只提原则方向、不指定具体职位,只提标准、不提具体人选,只提要求、不限定选拔范围,坚持“多数人说了算”。

提前审核 预设滤网

2015年以来,江西丰城市有2名干部因档案有问题、1名干部因个人有关事项报告不实,在动议环节就被取消了提名资格。黑龙江佳木斯市向阳区也有干部“卡”在了提名联审环节。

相比以前干部只有在考察环节发现问题被“拿下”的情况,现在很多地方都把关口前移,在动议环节即按照干部档案“凡提必查”、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凡提必核”、纪检监察机关意见“凡提必听”的要求,加强人选的预审。

安徽宿州市动议前先征求纪委意见,对涉案虽未查处但不宜使用的,有信访举报、线索具体、尚未查核的,或巡视中党员群众反映问题较多的,不予动议。

福建在动议时,提前听取分管省领导对班子建设的意见和征求纪检监察部门对人选党风廉政情况的意见,然后形成多个比选方案,既提高识别干部的准确性,努力做到人岗相适,又有效“过滤”问题干部。

借助大数据理念,陕西汉中市、宁夏吴忠市等地还建立了问题信息档案或负面清单,实时收集巡视、纪检、政法、网络舆情以及信访等信息。一旦动议,首先将记录在案干部“屏蔽”在外,直至问题核实清楚。

有组工干部坦言,“在什么范围提名”具有一定敏感性。范围划小了,有“私人订制”之嫌;范围圈大了,推荐环节可能“节外生枝”。

初始提名库的建立,为此提供了破解之法。成都建立由后备干部、优秀援藏干部、各级表彰先进典型、急需紧缺人才等组成的优秀干部人才库。杭州上城区根据干部的不同类型和特长,按照党群、经济、政法、城建城管、科教文卫、综合等6类,建立区管干部初始提名库。两地干部动议时,提名人选原则上从库中产生,防止随意提名。